首页>心理服务专栏

关注公务员心理健康绝非多此一举

近年来,因为抑郁症等因素公职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件屡见报端。从在办公楼顶自缢的九江庐山区检察院检察长李修江到跳楼自尽的河南省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主任桑金科,据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12人,其中省部级官员8人,厅级官员22人,处级官员30人,处级以下官员52人。而在2015年元旦过后,中组部还专门下发了一则关于十八大以来党员干部非正常死亡情况统计的通知,对非正常死亡官员的有关信息进行了详细统计。诸多迹象都可说明,官员非正常死亡现象已经引起了中央和社会的广泛关注。

和普通民众相比,公职人员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不但要承受家庭、生活压力,更要承受工作、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但和一些大型企业相比,行政机关内部对于公职人员心理健康问题的关注和了解颇为滞后,甚至在公职人员本人看来,“心理亚健康”都是一件难于启齿的坏事,个别人更极端的将“心理疾病”等同于“精神病”。而民众将“心理健康问题”统统归为“搪塞推诿的理由”的不良习气在无形中也让组织部门和公职人员变得讳疾忌医。在双重因素的影响下,对公职人员心理健康的关注自然也成了“死角”,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和关注。

关注公职人员的心理健康问题绝非小题大做、多此一举。从浅层意义来讲,严重的心理问题极有可能导致公务员丧失正常的工作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这无疑将给国家带来巨大的人才浪费。从深层意义来讲,公务员作为政府机构正常运转的关键因素,是政策的制定者、执行者,更是社会的管理者和参与者。这一具备多重身份的群体是否具备健康积极的心灵和情绪调节能力,将直接影响公共政策的科学合理以及执行效果。可见,公职人员的心理健康问题不但关乎本人的生活质量优劣,更是能否成功打造一支“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干部队伍的前提和基础。

同时,这起悲剧还给干部日常管理敲了一记警钟。对下属开展的工作高标准、严要求并无不可,但也得讲究方式方法。个别领导干部工作作风简单粗暴,在单位当惯了“大家长”,下属工作稍不合心意就用各种污言秽语进行人身攻击,甚至拳打脚踢,拳脚相向。长此以往,焉能心理不出问题?

要让此类悲剧不再上演,还需从上到下转变观念,对心理健康给予足够重视。各级政府和行政机关可以通过开展心理大讲堂,开设心理咨询室等手段,建立党员干部心理健康追踪机制和预警机制,积极关心关怀在生活、工作终于到困难和疑惑的党员干部,帮助他们及时排解烦恼,回归正常的心理状态。